那么多的早晨和下午(外四首)

2018-10-09 16:08:30 作者:張偉 來源 瀏覽次數:0

那么多個早晨和下午

 

我牽著一頭吃草的驢

牢牢的控制在手心里

 

那么多個早晨和下午

我和我的驢一起悠閑

 

徒步在空靜的手心里,合著一本馬可波羅

或者翻閱起一本無人的田野,驢就在上面

我的驢不會嗷嗷的叫,我撫摸著我的脖子

看著她,她也看著我在學驢嗷嗷的發出聲

 

那么多個早晨和下午

一群驢從天邊走過,我看到了大地正在生長

我繼續撫摸的不是我的脖子而是我的生殖器

 

她就要回去了,我的驢拖著她

我看到了大地更加瘋狂的生長

 

總是在晴朗的天氣里

 

這是晴朗的天空

放蕩的青春不再那么倉皇

這是迷離的青春

淡淡檸檬草心酸里又有芳香的味道

 

是不是回憶就是

一種荒涼的,讓我愛上

這安靜的生活

如果流動,就流走它存在的生長和凋零

 

總是在晴朗的天氣里

縱使失望,因為

有所期待

花香也只是幸福的蜂房

 

從一個器皿開始,就沒有結束

 

盛開的音樂,龐大的人群

完整的擱置在器皿中

期間,石塊敲打發出顫聲

做音樂的不是人類

恐龍蛋被當作地球踢來踢去

產生了恐龍效應

從有時間開始,到無時間結束

這是一個過程,穿著一身煩躁

 

看著一些男人和女人

他們只是在四周走來走去

像極了一團云霧,從山頂到天空

昨日,他們還是影子

大白天的時候出來相親

到了晚間他們只是捕捉風作為調劑

給自己毀掉的土地上貼一些標簽

然后煮熟了,在水邊圍城

 

這世上好看的花都有刺

是透過B超收集的一些散亂,無根

模糊的狀態,然后一群男人

開始只是駐足觀看,最后

集體出動。這個時候我才知道

水泄不通的原理

花有刺,能刺痛蜂群

人有刺,卻能刺穿心靈

 

一開始,開始的不是開始

是把開始作為一個女人

首先穿著一些顏色,兌點香油

然后叫幾個英文字母,或者音樂節奏

在黑啤的夜行,犀利哥的肚皮上

炒出一盤美味。幾個人圍起來

只看不吃,還要說:進去的就別出來

接著沒有開始,叫做圍城

 

或許,胡須從地里長出

 

或許,胡須從地里長出

像娼妓一樣只會用鼻子

生硬的地表被呼吸遏制

 

地球已經調至震動狀態

或許用杠桿才能挑起愛

如果要平衡,我選擇離開

 

天空有一朵云,很輕

她不知道在遠方,胡須

從地里長出來

 

太陽開始直立行走

所有陽光在午夜

被你收集

 

咖啡,半夜的雞叫聲

 

雞叫聲扶著修葺過的花園

從那山到這山,從咖啡鉆進被窩算起

是二十八還是二十九,只有一次

請按照拿破侖的航標行走

無論風聲多少斤,雷聲多大?

請直走。無需拐彎

如果你看到的是散了架的肋骨

一定是被雞叫的聲音震碎

僅一次燈枯,就算你行尸走肉

被至高的評為夜半鐘聲

女人們是注定要離開,前面的花園

種著一些精力旺盛的生殖器

還需要沿襲你的氣息和脈搏

 

最后,收緊的

也只有一次。是在你登上方向

不被方向左右的同時,才能

在極易疲勞和迷糊的狀態下

駕駛自己的坐騎,只喝啤酒

因為大肚拖下的皺紋能親密接觸

和坐騎溝通感情。去咖啡的王國

雞叫的聲音只有一次,起來了

就不能沉睡,沉睡了就要重生

還是只有一次,抽煙的姿態

是脫去盔甲把自己顯擺的耀眼嫵媚

 

鋸開你的記憶,挖出一些懸崖

等你,只為等你在半夜雞叫后

喝著啤酒,顛著肚皮

拖著長長的影子來重生

接著走,走的雖然慢了些

通往天梯的扶手變得通紅

為你鋪開的仍是一條大路

記憶枯竭,夜色無期

相關文章

[錯誤報告]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最新文章